中国摄影的没救

前两天跟一位新朋友t聊起在中国做金村、大竹的书,而且或许我是他能想到的合适的译者;这让我感到中国摄影是确实没救了

还聊到他设想中的能力众筹平台,这个如果能做起来,且是综合性的的,那就蛮好,应该蛮有用的

2018.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