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不知為什麼,就是不想睡下。身體已經很困了。腦子也已經轉不動了。似乎只有一個不願停下來的思維漂浮在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的孤立的當下。 過去的事都已經做完,將來的事只需隨緣,盡力而為就好,沒什麼東西是必須的,心裡沒什麼負擔,也沒多少焦慮。 上一次有這種感受,好像是去年夏天坐火車從哈爾濱去武威的臥鋪車廂里的某個晚上,那天晚上我寫了一段標題為《現在的煩惱》的文字。那時寫一段文字發到微博上會取一個標題。

《現在的煩惱》

的煩惱,而不是現在的煩。 現在,能稱得上煩惱的,就是繞脖子一周的環形瘙癢。不確定這是熱疿子還是戴項鍊過敏。再就是洗完臉,臉上紅一塊紫一塊,這個肯定是傷風過敏,吃上藥就會好,只是藥在行李箱里,暫時拿不出來。 此外,沒什麼煩惱。將來會有什麼煩惱,現在也不知道。 哦,還有個小煩惱。列車在大站停留時,空調會暫時關閉,有點熱。

車要開了。有點熱的小煩惱要結束了。

2019.7.29

那時是在去合作市的途中。去合作市是為了拍照,一部分照片已經整理出來發在微博上了,還有一半多沒整理完。

可能還有一小段時間處在類似的狀態。是去年秋天,那時住在湖南的鄉下,在集中精力翻譯一本書,是本當時覺得最值得翻譯的書。為了及時交稿,翻譯過程的最後一個半月完全沒有拍照。然後終於翻譯完了。那天我也發了條微博,我說,可以放心去世了,暫時 至少在那一天,我也是現在這樣的心情吧。然後又開始拍照了,然後新一輪的焦慮就來了

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