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在淮海中路看到一個餓了麼年輕女孩,旁邊的大叔們都盯著她看。她長的挺不錯,馬尾,黑褲子,帆布鞋,矯健。 但沒有想認識她的衝動。完全感覺不到她跟自己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她眼裡充滿了生活的希望。 她肯定白天有別的事情做,晚上送外賣補貼收入。她的生活很充實,這從她的眼神中能看出來。這種眼神是另一個世界的眼神。跟白天看到的那些自我感覺良好的人處在同一個大的世界。我永遠不可能有那種眼神。我跟她永遠不可能成為朋友,永遠不可能成為認識的人

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