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認識她的時候我就有這樣一個印象:她在以她的「無為」的生活風格對抗著某種虛無。

前段時間我們又聊到這個話題,她提到她的「懶」,覺得這種「懶」是無可救藥的。還提到生活中的「軟塌塌」的感覺,她說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開始千方百計想方設法把我的關於「上進心」的激情傳遞給她,種種努力之後,我請她一起看《記憶碎片》,因為我覺得這個電影里有關於這個問題的終極解決方案,期待這電影可以對她有些觸動。 這次大概是我第三次看這個電影,我看的很認真投入,看到三分之二的時候,我回頭看她,她已經睡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

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