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

借用朋友的一個說法,這裡的人也不太關注別人的精神狀態。
這跟大都市裡人的冷漠不一樣。仿佛大家的注意力的組成結構跟內地人不大一樣。

長年被這樣的光線照射,人或許很難變得焦慮,緊張。那種光線能燒化一切感傷、憂鬱。想起一本書的名字叫《憂鬱的熱帶》,若換成「憂鬱的高原」,恐怕就違和得不得了。


坐公交車到終點站,走幾步路就到達某某村。村子的構成大同小異,都在坡上,一層一層的,離遠看村子整體就像一個立體的建築物。走近了也幾乎遇不到人,偶爾在某個屋簷陰影裡看到老奶奶坐著。

2019.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