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書寫的反省

翻譯日文時,為了完整傳達原文的意思,經常把句子寫得很長,翻譯腔很重,不符合中文閱讀習慣。我要反省這一點。我不該把自己擺在教育者的位置,妄想用翻譯教化讀者。我哪有那個資格。我實際是個連句子都寫不通順的書寫初學者。要想清楚這一點,沒法完整傳達的句子,就把細枝末節砍掉,保留核心語義,至少先要做到譯文的通順易讀,別的不要想太多,想再多也沒用

202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