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的語言單位的最小單位都是些兩個字的詞。我幾乎做不到用單字組詞造句。單字組詞造句,要求對單字有足夠的敏感。它似乎甚至打破了「詞」這個需要單位,哦,是打碎了。二字詞造句像磚頭纍起,單字造句則是碎石堆起。二字句像二拍子techno舞曲,單字句則是變拍子爵士。但跟口語都沒法比,口語的時間單位不是字。就像小提琴跟鋼琴,一個是連續數學一個是離散數學

2019.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