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週期過去了,記憶似乎在一點一點恢復。但過去的所有計畫、雄心、抱負全部蕩然無存。人生再一次被重置。感覺有點抱歉,對不住過去的自己和一些其他人。但也沒什麼遺憾的。 這個感覺跟《記憶碎片》裡的那個人幾乎是一樣的。只不過他自己意識不到。意識不到的還是幸福的。意識到的人,比如看電影的人,比如看我的人,就很糟心了。這他媽是哪種類型的絕望?嗯? 很可能,這已經是第一萬次循環。 積累不起來厚度的人生

2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