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依然作為前衛的東西

最近漸漸能接受修圖了。對照片進行調色、磨皮、液化。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之所以能接受了,是因為我不再把那些照片當做攝影的照片來看待。當做「畫」來看待,心裡就舒服多了。
作為修圖師,我所做的事(磨皮、液化)也跟過去時代里給人畫肖像的畫師沒什麼本質區別,只是現在的工具換了一些。
但原理是一樣的

所以,攝影本身其實還是前衛的。它跟「美術」估計并沒多大關係

*

虽然把摄影跟美术硬性割裂的做法并无多大意义,但我享受这种分离。至少它让我感受到,摄影依然是存在着的,摄影并没有消亡,摄影从逻辑上是不可能消失的,它从逻辑上是一种必然存在的可能分支。即使全世界没人再去拍摄影意义上的照片,摄影依然是存在的

这么想多少给我一点安慰。

最近愈发觉得,拍摄+修图(包括调色)这件事,跟过去画家/画师画画的行为几乎是同一个东西。有太多共通的地方,因而也有太多可以向过去的绘画进行借鉴学习的地方。

说白了,现在的这类照片,就是在拿相机和PS完成过去的绘画工作而已。只是换了个工具。从画笔颜料换成了相机、电脑、手绘板/笔。其中,相机就类似于以前用铅笔打个素描的低,哈哈哈

20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