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維持僅有的一點點日常感,我決定盡量每天都寫一點文字。有一點困擾的是,我不大掌握得好哪些東西適合公開說哪些不適合的分寸感。所以可能會寫出一些令人不快的東西,敬請讀到的人你諒解。然後,我每時每刻想法都在變,每天的文字,只能代表發表的那個當下,難保證與現在的我還有多少關係。

今天這一篇就當做序言。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