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複的句子讓詞失去重量

這個感想是從漢語和日語的對比中感覺到的。日語裡面有很多漢語詞,其中兩個字的漢語詞最多,在日語里,這種類型的兩個字的漢語詞,通常有4個音節。4個音節在日語里的感覺,就有點類似於說漢語時說四字成語時的感覺,有種「這是個有分量的詞組」的感覺。我們說漢語說四字成語時,很多時候主要也是為了這種「分量感」而去用成語的,而不是那個成語本身有多精確或什麼。相對的,兩個字的詞,在漢語里,就很難獲得「分量感」,因為漢語里全都是這樣的詞,在現代漢語里尤其。在翻譯腔的現代漢語里最嚴重。我自己說話,經常是一個句子全是由兩個字的漢語詞構成。這樣,每個詞的分量是均勻的,在沒有著重號的情況下,在沒有口語語音的情況下,很難把其中的某兩個字「著重」出來。我自己很喜歡用引號,或許也是因為這一點。我的反復的句子,讓我的詞失去了重量。這是個困境。不知道只是我一個人的問題,還是現代漢語共通的問題。

202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