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維持一個簡化的無聊的世界圖景,還不如保持無知、好奇和新鮮感


到了一定的年纪,关于世界的图景渐渐的稳定下来了。全世界的东西,被安置在这个图景里。任何意外都可以在这个图景里得到解释。
反正就挺无聊的

哲学家用他的哲学流派来解释,宗教家用他的宗教来解释,科学家更是了,其他无论什么家都是。普通老百姓,就用各种阴谋论来解释。文艺青年,就用他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来解释。情场高手,就用他的滥情史来解释。越是这样的人,他在看你的时候,眼神里越充满一种自信:我能看懂你。我能看懂世相万千。

有啥意思呢

201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