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覺的畫面化 ]

中平卓馬在某篇文章里提到,他得病進醫院,之後他看一個杯子,那杯子作為客體事物,衝進他的眼睛。

我則是反過來的。

我所看到一切都是作为一个画.面.进入我的眼睛,进而进入我的大脑的。

我的视觉已经照片化了。其中一个小原因,或许是从小就戴眼镜,视野是被框起来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以前大量的用单反拍风景照,看什么都会不自觉的用拍照的透视去看。再就是,平时看手机,看电脑看的太多,看一个「画面」所占的时间比重越来越多,眼睛渐渐习惯于一种四方框起来的视野大小。

我看不见任何东西,我能看见的,只是一.幅.画.面.。这其实是有点可怕的事情。我,「我」,就像一个被困在一个铁窗里的犯人,就像被困在我的眼球里面的视神经,外界的一切,都被 我的眼睛、我的视觉习惯阻隔在我的外.面.了。原本,我跟我所处的外界环境是一体的,我处.于.其.中.,但现在,我就像一个电影观众,坐在一个漆黑的limbo里,望着荧屏上上演的「外部世界」。这种感觉有点像《寂静岭》里面的某个场景。

难怪。怪不得我一直那么孤独。

我没法通过视觉,这么一个最主要的感觉器官,去与自身以外的世界发生切实的联结。

你可能会说,「自身」这种东西其实只是你想象出来的玩意,它本来并不存在。

那,如果连「自身」都没有了,那就什么都不剩了。只剩下一堆杂乱无章的照片,图像。动的,或静止的。
在空无一人的电影院里,电影自己在那儿放映。

那样怎么样呢

( 2018.1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