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一個下過雨的晚上,我在客廳里聽到陽台窗外幾聲慘烈的貓的嘶吼。啊,外面又有貓被打了。 接著心裡升起一股不安。走到陽台,果然紗窗被貓扒開了,剛才的慘叫聲就是它。我花了幾秒鐘接受下這個現實,拿起必要的東西出去找貓。

在車下面看見它了,我拿手機手電筒照了一下,它就跑了,不知道跑去哪兒了。

只有幾步路的小區空間忽然變成了完全陌生的地方,變成了無限大的沙漠。 我心裡不是滋味,腦子里不停嘟囔著,繼續拿手機手電筒找,找附近每一輛車下面,跨進灌木叢里找。手電筒的光量很弱,只能點亮很小一塊昏暗的空間。絕望成指數上升,瀰漫。我的視線範圍很有限,這個世·界·卻無限大,怎麼可能找到!就算找到了,這麼黑的地方如果它依然認不出我依然跑,我又怎麼可能抓住它! 這十幾分鐘無限延長,在這些分鐘里時間停住不動,我不敢讓它動。它動了,貓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