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念頭的一期一會,todo就像衣服,無限堆積

上半年有一段時間我開始使用todo list管理自己要做的事。我把所有自己想做的打算做的事無論遠近全都記在todo list裡面。有一段時間,這個list無限龐大,我發現它就像有些女生的衣服,永遠收拾不完,會無限堆積著。這世上有太多可做的事。有太多可以讀的書,看的電影,讀的漫畫,聽的音樂,太多可以學的東西,太多可以涉獵的東西,遊戲也是。單單一個房間,就可以讓我反反復復擺置好多天,去尋找一個我感到完美的佈置。人的一生瞬間就可以被這無限增殖的todo list耗盡。這說不上是好事或壞事。畢竟不是每個人一生都要成就個什麼事業。但這種耗盡,本質上跟那些每天一有空閒時刻就打開抖音快手刷短視頻的人對其人生的耗盡是同一種類型的。人生被完全的稀釋了。那段時間我會發明出跟「博學」相關的概念來為這種稀釋自圓其說。但「稀釋」這件事總讓我覺得不如「濃厚」來的好。斷舍離,是否也適用於念頭呢?想做這個想做那個的念頭。就像一件一件的把不穿的衣服扔掉,那些想做也做不完的事的念頭,是否也能一件一件扔掉呢?我記得,當時我給自己想出過一個將來可以玩的玩法:站在製片人的角度構思電影。這是個無成本的個人遊戲,可以無限發散想象。只不過最終它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結果,基本上就是自嗨。

202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