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跟朋友聊起這個時代的「博學」的問題。 朋友的硬盤里存的音樂根本聽不完,覺得有點困擾。我問他怎麼解決,他說,先淹著。 把自己淹沒在海量的音樂里。不過,聽的時候是認真在聽。

我不大認同他這方法,覺得根本聽不完,淹一輩子都聽不完。

這讓我想到博學的問題。現在這時代,可供鑽研涉獵的領域,可供消費的信息、娛樂太多,隨隨便便什麼東西就能一下子把人的一生耗盡。 一個人再博學,也沒法跟互聯網的博學相比。 那麼博學的意義就不在於知識的堆積了。 這感覺有點像動物森林這個遊戲。 每個人從海量素材里選出自己想要的那部分,搭配出自己的房間、小島。 一個人的博學,更大的意義或許也變成, 看誰的博學(小島)更有意思,觀賞性更強。 其精髓或許就在於這個「搭配」吧。

說到這兒,朋友跟我說:你可以創立一門 「博學學」

哈哈哈哈

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