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自己寫文字,像逼自己反省》。把略過腦海的單獨一句話擴寫成幾句話的段落,即反應的過程。不愛寫文字的人,比如我,即不愛思考的人。任思緒飛舞,比寫文字容易的地方,是不需要對詞進行選擇,選擇的行為總是累的 ​​​​

201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