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劇透

關於劇透我想舉一個例子:

高中的時候,跟同伴同學一個女生推薦我剛看完覺得很激動的《少年維特之煩惱》。她接過書,沒過多久就把書還給我了,說她不大想看。我問你怎麼這麼快就看完了,她說她看了前言的介紹。

這讓我很不爽。當時的我,覺得她這樣做是對作者的不尊重。

這個傾向直到現在還存留在我身體里。

反對劇透。

這一點,被我跟最近想通的另一個問題聯係在了一起,似乎很多問題都能說通了。

有很多人講求「效率」。這一點我受不了。我發現我跟講求效率的人很難成為朋友。比如約出來吃飯,通常要約到一週之後的某一天的某一時段,這種人的效率就很高,很有計劃性,這種我就不太行。我通常都不知道明天自己將會做什麼。就像飄著的葉子。

不過,這件事也不那麼單純。人與人相處,人與人的關係,是動態的,她只願意給你分配出下週或下週的某一天的某一時段,也就是說她只給你分配了很低的優先級,這意味著在她跟你的關系裡,她並沒有很在意你,你們的關係不值得讓她給你分配較高的優先級。

這一點也體現在聊天上。

去年我認識一個女生,我一直想找她說話,因為我在追她。除了找她說話我想不到其他的追求方式。每次跟她說話,聊天,90%的時間都是我在說話,說的都是關於我的自己的話題。我自己並不喜歡這樣。但為了不冷場,我又不得不一直說。但話題就是沒法轉到她身上。漸漸我感覺到了,原因是她對我不感興趣。

對這一點的佐證,我想到了以前我相親時的經歷。

以前爸媽的朋友偶爾會給我介紹一些跟我完全不屬於同一個世界的女生讓我們相親。

那時我會選擇去相一下,就當是排解無聊,見見人。相親的過程中,通常幾秒鐘我就能判斷出我跟這個人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更重要的是,通常第一秒鐘我就知道這個人長的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而通常我從來沒見過長的是我喜歡的類型的相親對象,長的是我喜歡的類型的人似乎從來不會出去相親。

然後,我就開始問她問題。各種各樣的話題。讓她講。引導她聊她的工作,她的生活。她或許會覺得我對她這個人還挺感興趣的,挺願意聽她講話,通常就會聊蠻多。我的心裡,只是把對方當做人類觀察的對象,像積累社會觀察一樣,去多了解一些各行各業各類人群的生活工作情形。因為作為相親來說,如果我什麼都沒得到,那我跑過來跟她聊這一兩個小時豈不是太虧了,跟一個我完全沒有興趣沒有性慾的女人,我又不是牛郎店陪聊的。

去年我認識的那個女生,針對我,或許也是同樣的感覺。僅有的幾次見面聊天,基本都是她問我一些關於我的問題,關於我的工作,關於我出去旅行的事,關於我的攝影,關於攝影圈的一些朋友。關於她自己,她不會主動說什麼,而我也不知道能問些什麼問題,因為對她的生活了解太少。當然,可能這裡有我的誤區:男女之間聊天,並不一定非要是交換信息,這種交換信息式的的聊天太商務性了,太社交性了。但跟她不知怎麼就只能停留在這種類型的聊天里。

簡單概括來說,當一個人在跟你的社交過程中開始講求效率,比如信息的交換,此時你就應該明白,我就應該明白,她並不那麼在意你,她對你並不那麼感興趣,我們並沒到達更深的交往關係,我不要想太多。願意在另一個人身上浪費時間,其實是極其少見而珍貴的關係,是很難得的。跟絕大部分人的交往之中,大家都會講求效率,其實我自己也是一樣,只是我沒能承認而已。這麼一想心裡平衡多了。

202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