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男人的饒舌

以前經常在微博上發一些瑣碎的碎碎念,突然有一天,想起《最完美的離婚》裡面綾野剛那個角色說的一句話。是他們四個第一次坐在一起說話時,瑛太問綾野剛討厭什麼樣的男人,綾野剛回答說,討厭話很多的av男優。腦海中浮現出那種形象,有些av男優確實話很多,整個過程中會一直喋喋不休,我自己也很討厭那種類型。
那之後就不願意在微博上發碎碎念了,因為總會浮現起那個討厭的av男優的形象。

為什麼男性的饒舌如此令人生厭?
或者,為什麼男性生來就應該沈默寡言?

比如當我喜歡一個女生,跟她在一起時我就下意識地故意讓自己沈默寡言,從而讓自己顯得酷一些。而當我把對方當作朋友看待時,就變得越來越饒舌。

饒舌是我的真實狀態,是天生的。
人們可以接受一個女人留短髮、穿中性的衣服,可以接受一個男人留長髮、穿中性的衣服,但原諒不了一個男人的饒舌,我也原諒不了。
所以每天我都很憋得慌,碎碎念不知道該發去哪裡。發在微博大號,覺得自己像那個av男優,發在微博小號,覺得自己很分裂。不想讓自己繼續分裂下去。

我的朋友會說:你啊,就是偶像包袱太重,你把自己搞成了「蔡老師」。

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那個喋喋不休的av男優,這算是偶像包袱嗎?
這個問題可能跟另一個吊詭的問題有點像:
一個想要隆胸的女性,她自己認為隆胸只是因為自己不滿意自己的胸原本的樣子,是為了自己;她朋友則認為她是太在意男人的目光,是為了別人。
邏輯對應起來就是:
「不在微博上發碎碎念」相當於「自己給自己做了個隆胸」。
這兩個事兒不一樣的地方是,隆胸之後,無論自己還是他人都不再能看見胸「原本的樣子」,它的「原本的樣子」已經發生篡改。碎碎念則不然。隱藏自己的碎碎念相當於在衣服下面墊上兩個厚厚的胸墊,而墊胸墊明顯就有了粉飾的意味。

啊,要是能有一種關於碎碎念的隆胸手術就好了,好讓我從內到外的擺脫碎碎念,從而更受女性歡迎,也讓我的自我感覺更良好。

啊,這個問題太深了,不想了

2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