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一點寫,關於送外賣的經歷。

上個月,8月,8月1號傍晚我穿上餓了麼的短袖,戴上餓了麼的頭盔。
那之前兩三天時間,我穿自己的衣服,沒戴頭盔,已經在跑單。

它的開始很簡單,比想象中更順利。
出門,在小區門口附近看到一輛停著的電動車,上面有餓了麼的箱。
站在那裡等了一會兒,覺得不像是臨時停在這裡,車主大概就住在裡面,在休息。

走到十字路口,鼓起勇氣問一個正在休息的餓了麼騎手,問他怎麼開始。
他口齒不很清楚,說了很多。他是跑眾包的。我則想進團隊。
我問他一個月能賺多少錢,他說肯幹的上萬的是有的。我說,那不那麼拼,5千也是可以的吧。他說,那你就不要在上海干了。
在他看來,不奔著上萬的月收入,你沒必要在上海打拼。

「眾包」,是比較自由的散工。
「團隊」,是有一定組織結構的偏正式工。
眾包的單價低,團隊的高;團隊有一些其他的約束和要求,不如眾包自由。

又走了幾步路,看到另一個有餓了麼箱的騎手,我問他,這邊附近的站點怎麼找。他把他所在的站點的站長的微信給了我。我加了站長的微信,就去站點面試了。
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

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