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成組的耐看」

以前寫過,現在想法也沒多大變化。有些種類的攝影,單張看意義不大,我自己一直在做的,也是成組的照片,有長有短,像寫小說,有長篇有短篇,或者說小品。對於我自己來說,「成組的照片」這種形式,越來越遠離攝影了,它似乎在接近一種文學形式,仿佛我是通過對照片的排列來書寫著什麼。尤其最近開始穿插文字,這種「文體」就愈加變得說不清道不明。這樣也挺好。反正這種形式我覺得可以一輩子做下去不會厭。因為它可以滿足我幾乎所有方面的創作欲求。

202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