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苦難的原因」,關於「因果」

這個標題看起來平淡無奇,仔細想,它或許是這世上最大的主題,是一切哲學,一切人類思想的母題。

顯然我是處理不了這麼大的主題的。雖然我對它感到困惑,或曾經感到困惑,可這不是可以直接處理的主題,單獨做一個主題它太大了。

可能那段時間,面對各種各樣的苦難,或者說面對這種各樣關於苦難的新聞傳播,我沒法不想要求得某種精神安慰,如果不嘗試去「問」它們的「原因」,我就無法消化這些傳給我的新聞。然而它們一定不是簡單的「因果」問題。「因果」很可能只是用於安慰與自我安慰而被發明出來的思維方法

2020.9.30